中国金融资讯行业协会

南方有嘉木,北方有相思

来源:dudiangushi    发布时间:2018-11-02 14:48:15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林汐

禁止转载 


前言:

在美国留学两年以后顺势在美国发展的我在时隔六年之后终于决定回国,只因为太过想念祖国母亲和自己的家人。


正好潇潇那里有一个合适的工作机会,等着我回去和她合作,我想了想,是该回国了,在外漂泊了这么多年,光鲜亮丽是给别人看的,辛酸苦楚只有自己知道。


回家之后我的爸爸妈妈喜出望外,终于不用好几年才见女儿一次了。


潇潇打电话,说:“真巧,你一回来就赶上咱们同学的婚礼。”


“真的?真喜庆,是为了迎接我办的吧?谁结婚呀?”


“尤思思。”潇潇说。


“尤思思?她还没结婚呢?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还以为她和陈嘉木早就结婚了呢。”我一边涂着脚指甲油一边说。


电话那边潇潇顿了顿,说:“新郎不是陈嘉木。”


我的手忍不住一颤,指甲油全沾到了脚趾周围的皮肤上,一下无言。


新郎,不是陈嘉木么?


1

陈嘉木是出生的第十九个年头才因为大学第一志愿没录取被调剂而初踏北方的。


陈嘉木没想到都已经九月初的北方竟还是那么燥热,根本没有一点初秋的影子。在陈嘉木的印象里,北方的九月应该是萧条的。


尤思思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俨然已经习惯了北方的九月。


初见陈嘉木的时候,她翘着二郎腿穿着不能再短的短裤坐在树底下歇脚,说是歇脚她的脚却不老实,一直抖个不停。不施粉黛的她小脸热的红扑扑的,头发也凌乱不堪,身旁是一个巨大的行李箱。


两人谁都没有主动打招呼,但是陈嘉木那裹得严严实实的一身行头还有尤思思的超短裤和小吊带都分别给对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陈嘉木倒是不表现,尤思思却像看怪物一样盯着陈嘉木看了几眼,不屑地用力扯着行李箱离开。


北方的女孩子,真是豪气得可爱。


燥热的天气好像总会比想象中漫长。


当校园里的法桐开始疯狂的掉叶子的时候,尤思思和陈嘉木又遇见了。


这期间尤思思早已经把陈嘉木忘了,陈嘉木却走到哪里心里都有尤思思的影子。


开学典礼上,尤思思代表全体新生发表讲话,不再像初遇时穿得那么随意,头发认真地散披在双肩,穿着素色的连衣裙,化着淡淡的妆,声音悦耳,俘获了一大批男生的芳心。


迎新晚会上,她与院里一个堪称校草的学长搭档跳了一曲拉丁,陈嘉木盯着尤思思旋转的身影,感觉到她踩住的每个符点都结结实实落在了他的心上。


从此,陈嘉木的眼光就再也没有离开尤思思。


陈嘉木做梦都没想到尤思思竟然会转专业到医学院来。


尤思思跟着导员进班级的那天梳着马尾,没有什么表情,却依旧清新动人,陈嘉木想,这一切一定都是注定的。


尤思思走路总是高昂着头,像是谁都不放进眼里,这让她与很多女生都结下了梁子,甚至因为不愿同追他的男生说一言半语,搞得很多碰了满脸灰的男生也暗暗恨上她。


“不就是长的漂亮点,真以为自己无敌了?”类似这样的话,陈嘉木经常听到。


只是在陈嘉木眼里,他们都不过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语气听上去牙都能酸掉了。不过陈嘉木也是有些畏惧尤思思的,她满脸骄傲,让他确实有几分不敢靠近。


一天晚修,很多同学都回寝室了,教室里仅剩不多的几个人中就有尤思思,陈嘉木本来想走,看了看尤思思的背影,终是没有抬起屁股。


陈嘉木一直盯着尤思思,尤思思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


教室在五楼,陈嘉木坐在靠窗的位置,正好看到尤思思和一个中年男人在教学楼前面对面站着,像是起了争执,陈嘉木想仔细听却还是听不清楚他们对话的内容。


尤思思像是很生气的走回教学楼,中年男子好像喊了她几声,看了好久才离开。


陈嘉木等了很久,尤思思还是没有上来。尤思思的东西都还在位子上,按理说不应该不回来的。


直到自己手机都玩到没电了,尤思思也还是没回来,陈嘉木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下楼。有一层楼道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坏掉了,黑乎乎的,陈嘉木想,都多久了,还不来修,学校真是个讹人的地方。


陈嘉木看到楼梯拐角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动,还有声音,他向来不是胆小的人,轻轻走近去看,竟然是尤思思。


借着下面楼层透上来的光,陈嘉木看到尤思思蜷缩在楼道拐角处的角落里,双臂紧紧抱着自己小声抽泣着,陈嘉木不知所措,开口也不是,不开口也不是。


原来平时这么高傲的尤思思,竟也会有这样脆弱的时候。


也是这一刻,陈嘉木听着尤思思的哭泣声,心彻底被打乱。他心疼地想,这个女生,他一定要守护一辈子。


尤思思哭花了脸,抬头看到了陈嘉木,陈嘉木还没来得及说出安慰的话,尤思思就抹了一把脸,头也不回地走了。


到底是什么事,让这样高高在上的尤思思这么伤心?


2

第二天上课再见到尤思思的时候,尤思思高傲如常,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陈嘉木还是忍不住担心,传了一张字条给她,写:“你昨晚没事吧?”并认真署上了自己的名字:陈嘉木。


尤思思回头用异样的眼光看了陈嘉木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复。


下课的时候,尤思思走到陈嘉木的桌前,说:“下午五点,篮球场见。”


尤思思这句话引来了教室里很多人的起哄声,陈嘉木后来想起总会后悔,那是尤思思第一次跟自己说话,自己竟然除了点头紧张得什么都不会说了。


陈嘉木越靠近篮球场心跳声越像打鼓,尤思思竟然很早就等在那里了。


尤思思依旧没有一丝表情,说:“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然后又接了一句,“希望你不要把昨天晚上的事说出去。”然后留给陈嘉木的就成了背影。


陈嘉木看着尤思思的背影渐行渐远,也不知道是不是夕阳的余辉洒向尤思思的原因,陈嘉木竟然看到了几分凄然。


陈嘉木定了定神,在尤思思身后大喊:“尤思思,我喜欢你!”


操场上很多人都闻声望过来,有人低声议论:“真是不怕死哎……”


尤思思头都没有回。


陈嘉木却突然觉得开心。


他从来没想过她会接受自己,所以只要他说出来就很开心了。


他对她说出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喜欢你”。


陈嘉木想,这样就好,我只想有个对你好的理由。


所有人知道了多好啊,我可以再也不用藏住自己的心思,即使你不接受又怎样呢,我还是想对你好。


自从这一天,尤思思的生命便开始慢慢改变。


不同于其他男生,陈嘉木用了一种尤思思最舒服的方式对她好。


尤思思喜欢喝“小芋家”的豆浆,陈嘉木就每天早上跑好几里路去给尤思思买,回来以后在女生寝室楼下等着,碰上自己的同班同学就让她帮忙带上去。


尤思思的医理知识一直没跟上,陈嘉木看得出来尤思思很喜欢医学,就把自己的笔记改好放在尤思思的位子上,尤思思一开始总会把笔记摔回去,久而久之也习惯了陈嘉木的厚脸皮,就不再去管。


而且她后来打开陈嘉木的笔记看过,确实不愧为专业第一,很多老师没有讲到的在他的笔记中也可以找到。


不知不觉间,秋已经很深很深了。


尤思思还是一个人在街道上乱晃,橱窗里那条闪着光亮的项链和妈妈曾留给她的那条一模一样,尤思思趴在那看了很久很久,最终还是因为那昂贵的好几位数字不舍的离开。


冬天的开始是尤思思的生日,尤思思早已习惯了一个人过生日,陈嘉木在尤思思生日那天早上,因为天气冷怕尤思思喝到的豆浆已经凉掉,就用保温杯盛着让同学给她送上去,还送了一个蛋糕,没有写什么,只有蛋糕上的四个字:生日快乐。


舍友们都酸酸地说:“尤思思,你眼光到底高到什么样子啊,你看看陈嘉木,学习又好对你又上心,长得也不错家境也不错,你不要给我啊。”


尤思思只是笑笑:“蛋糕你们吃吧。”


“哎哎,尤思思你看,陈嘉木送你的生日礼物在这呢!”尤思思看到蛋糕吃到底部,是她喜欢的那条项链。


“我知道这条项链,这条项链是意大利知名设计师设计的,全球好像也只有几条呢。”有一个舍友说。


“那应该很贵吧?”


尤思思仔细看了看项链,确实是和妈妈那条一模一样,尤思思想,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喜欢这条项链的?


大学的第一个假期寒假来临,陈嘉木要回南方了,尤思思依旧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陈嘉木心里还是坚如磐石,只要项链没有退回来,就说明尤思思并不反感他对她的好。


寒假期间陈嘉木每天都会给尤思思发送短信,尤思思从来没有回复过。春节那天,陈嘉木和家人在外面放完鞭炮爆竹,回家的时候手机上竟然有一个尤思思的未接来电。


陈嘉木的心狂跳不止。


他小心翼翼拨回去,电话中每响一声他的心跳都加快一些。


“喂?陈嘉木。”


陈嘉木的心跳仿佛戛然而止,静默了一会才回:“是,我是陈嘉木。”


“嗯,我知道。”尤思思说。


尤思思应该是在外面,陈嘉木可以听到很明显的鞭炮声。


“你在哪?”陈嘉木问。


“在我们家楼顶。”然后又说,“陈嘉木,你有没有觉得今年的冬天比往年都要冷?”


“你怎么了?”尤思思突然对自己说这么多话,让陈嘉木很害怕。


“没事,陈嘉木,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陈嘉木刚刚说完,电话就成了忙音。


3

陈嘉木买了最近时间的火车票回到北方。


打听到尤思思的住处,去尤思思家里的时候尤思思不在,开门的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住的是高档别墅小区,豪华得让陈嘉木不敢多看。


后来陈嘉木又去找过尤思思,可是一整个寒假过去了,陈嘉木也没找到她,短信电话也都不回复。


开学的时候,陈嘉木第一时间跑到教室,尤思思像从前一样坐在那里看书。


她竟然还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陈嘉木有些生气,但更多的是担心,此时教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陈嘉木走过去,问:“为什么让我找不到你?”


他质问的语气让尤思思很是反感,尤思思瞪了他一眼,说:“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让你找到?”


“你知不知道自从你春节对我说了那些话,我有多担心你!”


尤思思看着陈嘉木又生气又着急的样子,心里一下子软了下来,在眼泪掉下来的前一秒,她推开陈嘉木跑了出去。


除了妈妈,第一次有人对她说,担心她。


从小到大,除了妈妈,从来没有人像陈嘉木这样,她消失了会担心她。


陈嘉木却突然后悔起来,怎么就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呢?会不会吓到她了?


春天的北方气温开始慢慢回升。


这样真好,这样尤思思就不用怕冷了。陈嘉木想。


陈嘉木舍友过生日的时候,宿舍的人在外面喝酒喝得很晚,回学校的路上,竟然碰到了尤思思。


初春的夜晚还冷得很,尤思思自己一个人,穿着大红色的大衣坐在路灯下抱着自己发呆。


陈嘉木的酒意一下子被风吹散。


后来有很多次陈嘉木都会在这里看到尤思思。


陈嘉木就远远的看着,心疼着,然后想,尤思思心里到底装着什么?


立春之后竟然下了一场大雪,尤思思没来上课,陈嘉木去了那条路,尤思思果然在那。


她就坐在路灯下,长时间不动身上都已经落了薄薄的一层雪。


陈嘉木走过去,在她头顶撑了一把伞。


尤思思抬头看他,眼泪又不争气的溢满了眼眶。


好像在陈嘉木面前,总会很脆弱。


陈嘉木也不说话,也不管厚厚的积雪,就坐在她身旁给她撑着伞。


路灯闪闪烁烁,雪一点都没有要停的意思。


尤思思吸了吸鼻子,说:“我妈妈就是在这里出的车祸。”


陈嘉木好像并不惊讶,只是静静地听着,他早已在心里料想出了无数种尤思思的遭遇。


“是去年的春节,我爸爸没有回家,我们都知道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可是春节是团圆的节日啊,我妈妈就开车去找我爸爸,去年的春节,雪下得很大很大。”


“我再见到我妈妈的时候,妈妈已经躺在医院里浑身冰冷了,我连她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她冷笑了一声,又继续说:“你知道吗,我爸爸竟然三天后才出现,还是和那个女人一起。”


“你送给我的那条项链,和我妈妈留给我的一模一样。后来有一次我和我爸吵架,我爸说我老拿着妈妈的项链哭丧气,就把项链扔了。那天下大雨,我找了很久也没找到。”


“他除了给我钱什么都不给我,可我才不要他的钱,我只想要妈妈。”


“他做出这么多事,竟然还要求我学艺术,我从小就喜欢医学,可他就是不依我,从前我还会考虑他,现在只要他想的,我绝对不会做。”


“那次春节我给你打电话,就是因为他们一家人我显得格格不入,根本就是个外人,除了你,我不知道该找谁说。”


尤思思说着,眼泪一直不停。


陈嘉木皱着眉头,说不出一句话,只是深深看着她,然后把伞别在手臂处,紧紧抱了尤思思。


尤思思没有推开,在他怀里抽泣了好久。


从那晚开始,陈嘉木对尤思思更好了。尤思思想要的,陈嘉木总会想方设法得到,没钱就四处赚钱,实在不行就饿着肚子攒下钱来。


尤思思走到哪里都会有陈嘉木的影子,陈嘉木说,我绝不会再让你一个人。


“你没有安全感,总会哭,平日里的高傲和不愿近人也只是你不想受伤所做的伪装,你总会一个人坐在路灯下难过,我陈嘉木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你一个人。”


“你经历了那么多伤心的事,我很遗憾没有陪你一起走过那段你最难过的日子,可现在有了我,我就一定会陪着你,不管他人说什么,不管再经历什么事,我都只想对你好,从我遇见你开始。”


“从现在开始,所有的快乐我同你分享,所有的痛苦我替你品尝。”


“你值得过更好的人生。”


时间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过着。


又一年的夏天快到了的时候,几乎总能在校园里看到尤思思挽着陈嘉木的胳膊。


尤思思从来没像现在笑的这么开心。


尤思思变得开朗,爱和舍友一起玩,又聪明,才艺又多,招来越来越多的人喜欢。


可尤思思的眼里却只有陈嘉木一个人。


她说,从来没有人像陈嘉木对自己这么好。


她开始接受陈嘉木,她的朋友圈、空间、微博,所有的通讯工具上几乎都是陈嘉木的名字,并且和每个朋友都介绍了陈嘉木。


陈嘉木,是她尤思思的男朋友,是她一个人的陈嘉木。


两人的爱情在医学院以至整个学校都津津乐道,男生锲而不舍两余载,终于打动女神,抱得美人归。


每当听到这些言论,尤思思都只是甜蜜的笑笑不说话。


别人都知道陈嘉木对她好,但只有她自己知道,陈嘉木到底有多好。


真正爱一个人以后,眼角眉梢都是你,四面八方也是你,江河湖海都是你。


4

大三的暑假,陈嘉木为了尤思思留在了北方。


陈嘉木找了个文员兼职,尤思思总会去他单位里看他。下班的时候两个人总会腻在一起,和普通的小情侣一样,吃饭压马路,谈梦想谈以后。


尤思思说:“我其实没有什么大的目标和梦想,只想和你在一起,在这座城市,你当医生,我当护士也好医生也好,和你在同一所医院就好,我们一起朝九晚五,一起靠自己的努力过平淡幸福的生活。”


每当这时候陈嘉木总会一次又一次说:“好。”


冬天再下雪的时候,尤思思已经不会再一个人坐在路灯下了,而是依偎在陈嘉木的身旁。


尤思思自己都快忘了陈嘉木是怎么治愈好她的。


只记得陈嘉木一点一点渗入她的生活、她的内心,让她对不再光明的未来突然越来越期待。


以后每个日子都会有人陪着你一起度过,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陈嘉木却不再像以前那样坚定了。


毕业以后,陈嘉木在医院里遇到了更多北方的女孩,比尤思思漂亮的,善解人意的有太多。


陈嘉木虽然喜欢的依旧是尤思思,可越来越找不到喜欢她的那种感觉。


尤思思现在每天都过得很开心,不再需要他用心保护,他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动力的中心,这种感觉从尤思思慢慢接受他的时候就开始,直到现在,愈演愈烈。


自从来到北方,来到这所学校,为尤思思付出就成了他生活的唯一重心,从前尤思思对他爱答不理,反而更让他踌躇满志,越受打击越想对她更好。


而从自己真正住进尤思思心里开始,他就仿佛泄了气,再也没有对她好的动力,开始越来越应付。


好友问:“你还喜欢尤思思吗?”


陈嘉木说:“喜欢,我喜欢她,可我就是觉得现在完全没有动力,也没有当初那种什么都不要一辈子守护她的感觉。”


好友叹息,这感觉一旦没了,再想找回来,可就难了。


只是恋爱中的尤思思,哪里会注意到陈嘉木的变化。


自打她决定和陈嘉木在一起的那一刻,就一头扎了进去,女生这辈子只认准一个人,那就真的只是一个人了。


两人住在一起后,生活好像没什么变化,尤思思倒是开心,两个人能睁开双眼就见到对方,实现了她对未来的一种设想。


陈嘉木依旧对尤思思很好,真的很好,还是像从前一样呵护她照顾她,她爱喝的豆浆也依旧每天都没有断过,只是陈嘉木越来越想不通这样坚持的意义是什么,越来越厌烦这种周而复始的生活。


每天起床,两人一起洗漱吃早餐,然后如尤思思从前想的一般为了两人在同一所医院,陈嘉木放弃了家里安排好的医生的工作,只身一人在北方一步一步才得到现在这个医生的职位。


尤思思是一名护士,两人一起上下班,下午下班之后陈嘉木不管多累总会做尤思思喜欢吃的饭菜,尤思思不会做饭,就只等着吃,然后发几条朋友圈。


有时候有紧急情况陈嘉木会加班,尤思思就在他的办公室等他,等到睡着了,陈嘉木结束工作小心翼翼将她抱起来,开车回家。


一切都这么静好。


陈嘉木却越来越不能接受这波澜不惊的生活。


他从前以为自己想要的也是这么简单的生活,可现在看来不是的,又或者真的只是,感觉不对。


对,就是没有那种感觉了。


在医院里的同事第无数次跟陈嘉木说“你不用跟我们说你今天干嘛了,看你女朋友的朋友圈就全知道了,哈哈”的时候,陈嘉木终于忍不住,对尤思思说:“我觉得我们真的没必要粘得那么紧。”


听到这句话,尤思思一下子懵了,问:“怎么了?我们不是一直这样吗?”


“是,我们是一直这样,我现在不想这样了,我们都需要有自己独立自由的空间不是吗?”


尤思思嘴一撅:“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我喜欢你。”陈嘉木说。


“喜欢我不就应该希望能天天和我在一起吗?”


“我只是觉得两个人没必要粘得那么紧,还有你的朋友圈,能不能不要老把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


尤思思突然很委屈:“我从一开始就这样,你不喜欢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也不是不喜欢,只是觉得没必要。”


“什么没必要?”尤思思提高了音量,“陈嘉木,我看你就是不喜欢我了,你忘了你说过什么了吗,是你自己说的,以后绝对不会让我一个人!”


“是,是我说的!可是我们已经天天在一起了,我也如你所愿推了家里的工作留在这里陪你,我都为你做了这么多,你就不能为我退让一步?”陈嘉木也变得有些大声。


尤思思变得更生气:“陈嘉木!没人让你留下!是你自己愿意的!我没有逼你!”


“是!你没有逼我,我是有病才为了你做这一切!”陈嘉木说完就留下马上要哭出来的尤思思头也不回地走了。


尤思思自己都忘了自己多久没有哭过了。


只是那个治好她的眼泪的陈嘉木,现在竟然成了唯一一个能让她哭的人。


尤思思那时候多骄傲啊,即使只是伪装,不想受伤,但她依然有她的倔强。


她没有为陈嘉木改变吗?付出的只有陈嘉木自己吗?


她褪去一切骄傲,拒绝一切青睐,愿意为了陈嘉木,努力跟爸爸还有那个女人平常相处,眼里除了陈嘉木再也容不下别的男生。


她的生命里除了陈嘉木再也没有别人。


可是现在呢,现在那个说着要照顾她一辈子,呵护她一辈子,同她分享所有快乐,替她承担所有痛苦的人,竟然说出那么让人伤心的话。


尤思思现在已经不敢想象没有陈嘉木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


如果他真的不再喜欢自己,那该怎么办?


难道真的是自己错了吗?


5

这一年的冬天还没来的时候,陈嘉木回了南方。


北方又成了只有尤思思一个人的北方。


有了第一次的争吵,陈嘉木和尤思思两个人的争吵越来越多。


陈嘉木越来越忍受不了尤思思的无理取闹,尤思思越来越觉得陈嘉木根本就是不爱他了。


两个人一起走了这么多年,最经不起的,竟然是从前向往的平淡。


陈嘉木找不到生活的意义,越来越晚的回家,经常喝酒、和别的女生厮混,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陈嘉木却很享受这样的生活带给他的快感。


陈嘉木偶尔会听到尤思思深夜里的抽泣声。


那时候他也会迷茫,然后紧紧抱住她,心里却真的毫无感觉。


清醒的时候,陈嘉木想,是不是自己就不属于这里。


陈嘉木和尤思思说要离开的时候,尤思思很平静。她的歇斯底里早在前段时间用光了,陈嘉木本就属于南方,北方和尤思思,都是留不住他的。


陈嘉木走了。


尤思思的笑容再也没有了。


想再回去,也回不去了,她再也不是以前的尤思思了,她的骄傲,她的倔强,都随着陈嘉木的离开消失了,消失得杳无音讯。


原来真的爱一个人,除了眼角眉梢都是你,江河湖海都是你,还有成,也是因为你,败,还是因为你。


后来,尤思思放弃了自己喜欢的医学,全然接受了爸爸的安排出国进修,再回来的时候,尤思思又像之前一样,不爱说话,不愿与人亲近,只是却再也没有了之前别人望而却步的那个棱角,只是一个温婉安静的姑娘。


咖啡厅里的音乐是铁阳的《又见他》。


好友问:“这些年你自己一个人在国外过得好吗?”


尤思思温柔地笑了笑,说:“挺好的。”


我自己一个人走过无数陌生的街道,应付着生活带给我的些许算计,我抵抗着命运偶尔的不怀好意,甚至有时候觉得好累就只是颓然接受忘记抵抗。


许许多多糟糕透顶觉得自己再也无力坚持的时候都想给你打电话,像从前一样习惯性说“我怕”,但是最后,我都忍住了。


因为我知道,即使我说了你也不会再像从前那样不顾一切飞奔到我身边,所以我真的挺好的,即使很难熬,可我依旧学会了放下。


从前你让我坚信,不论生活遭遇到什么,终会有人策马而渡,抵消我一生孤独。


现在听着咖啡厅里回荡的歌儿,只觉得歌词写的入人心:又见他在疯狂盛夏,想起他平静如坠落雪花。


那个在我哭泣的时候,踏雪而来紧紧拥抱我的少年,我终于相信,我永远失去你了。


尾声:

我和潇潇悉心打扮赴尤思思的婚礼。


婚礼超乎寻常的豪华气派,据潇潇所说这场婚礼是尤思思的爸爸和新郎的爸爸一手促成的。


尤思思终究还是没能免得了这样联姻的命运。


再见到尤思思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她穿着结婚礼服的原因,让我觉得恍若隔世。


她温柔地挽着新郎的胳膊笑着迎接每一位来宾。


让我唯一感到欣慰的是,新郎望向尤思思的眼眸满是温柔,想来应该是很喜欢尤思思的。


有几个学生时期就碎嘴的女生竟然当着尤思思的面大声的说:“怎么没见陈嘉木啊,没有邀请他吗?”


潇潇白了她们一眼,她们几个簇拥而去,我第一次很认真地看着尤思思,说:“不要在意她们的话。”


尤思思强忍住眼里的眼泪,使劲点头。


她还是没能忘记他。


怎么可能忘记呢?


婚礼开始,我和潇潇坐在宾客席,看到尤思思的爸爸牵着尤思思把她交到新郎的手里,新郎紧紧牵好尤思思的手,说着“我会好好照顾你,爱你一辈子”这样的誓言。


我心里五味杂陈,又心疼又释怀,希望这一次,尤思思得到的,是一个好的归宿。


尤思思也不过是一个可以为爱付出一切的,简简单单的女孩罢了。


尤思思,真的希望你,新婚幸福。


南方有嘉木,北方有相思。


嘉木风可残,相思不可断。


—END—


二维

安卓、iPhone下载「每天读点故事app」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协会简介

  中国金融资讯行业协会(以下简称“协会”),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金融法》等相关规定成立的,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反映企业的愿望和要求,沟通企业与政府之间的联系的一个组织。

组织机构

组织架构正在做结构调整

协会宗旨

  我们致力于推动企业单位之间、国际同行之间的合作与交流,与时俱进,开拓创新,为提高金融行业快速发展作出贡献。协会接受社会各界的法定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