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资讯行业协会

新婚夜,卧室里竟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男人……

来源:WSXKT999    发布时间:2018-10-09 20:28:24

城北别墅区,有着浓厚的英伦风情。

绿茵茵的草坪,紫色、粉色的藤蔓蔷薇。风轻轻一吹,空气弥漫了淡淡的香味……

冷家别墅,新婚房间的大红喜床上,躺着一个穿着红色婚纱的女子。

她有着一张红似樱桃的小嘴,水灵灵的大眼睛,瀑布似的长发散落在床上,不管怎么看,也是一个美人胚子。

可从她的脸上却丝毫感觉不到喜悦的气息,两眼空洞得看着天花板,不眨一下,就像一具没有了灵魂的躯壳。

三天了,整整三天的时间,冷家新娘夏筱纤不吃不喝,就这样在床上躺了三天,然而,这三天里却没有一个人踏进来关心一下。

她的死活,似乎都与这家人无关。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夏筱纤似乎到现在也想不明白,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三天前,父亲为了商场上的利益,把他嫁给了冷家大少冷皓枫。

当夏筱纤第一眼看见冷皓枫的时候,无可否认,他真的很帅,可是帅气的面容下包裹的,却是一颗恶魔的心。

因为极度不满父母擅自安排的这门亲事,冷皓枫在婚礼上,想尽一切办法,让夏筱纤在众人面前出尽洋相。

能忍的,夏筱纤都忍了,如果不是为了妈妈,她早就当场扯下头纱大步离去了。

好不容易才熬到婚礼结束,以为终于可以安静得休息一下,但是让人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回到新房没多久,房间里竟然冒出一个陌生的男子……

于是,第二天的报纸头条新闻里,登得全是有关冷家新娘新婚夜的丑闻,那字里行间,全是对新娘的嘲讽。

夏筱纤原以为嫁入冷家,就可以为母亲的生活带来一点阳光,还可以离开那个暗无天日的家庭,可最终,只是从一个火坑,跳到了另外一个里面而已。

经过这件事情后,冷家的人对她的态度冷得可以结冰。冷皓枫更是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

不过这些,并不是夏筱纤所在乎的。

她最想知道的是:当天新房里的那个男子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加害自己?或者说,他是谁安排的?

终于,夏筱纤坐了起来,她不让自己再这样下去。

一定要追查出那个男子是谁,好还自己的清白。

换了件衣服后,她轻轻走出了房间。

大厅沙发上,坐着一个全身珠光宝气的妇人,渗着让人无法靠近的威严。

她就是冷家的女主人龙雪梅,当夏筱纤走出来的时候,她没有扭过头来看,眼里却不经意得流露出锐利的锋芒。

看到这种眼神,夏筱纤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虽然是在炎热的夏天,却丝毫感觉不到一丝的温度!

刚刚靠近桌边,报纸上赫大的字映入了夏筱纤的眼帘:新婚之日论为下堂妇,豪门新娘让人笑话百出。

看到这里,夏筱纤内心苦笑了一声。

“醒来了也不跟太太问声好!在你眼里还有没有太太的存在!”龙雪梅旁边站着的下人王姐,突然声大气粗的指责起夏筱纤来。

看来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连个小小的佣人也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怎么说,自己也算得上是冷家挂名的“少奶奶”。

不过,夏筱纤还是礼貌Xing得叫了一声:“妈妈早!”这也是为人媳妇应该做的事情。

熟料,龙雪梅却冷冷地道:“请叫我冷太太!”

冷太太?这句话代表了什么意思?

夏筱纤心里划出一丝悲凉,顿了一下,才道:“冷太太好。”

“嗯!”龙雪梅从鼻孔里只是嗯了一声。冰冷的表情依然看不出任何的感情。

接着,她突然从桌下拿出一份文件,扔在了夏筱纤面前的桌子上,冷冷地道:“把这份协议书签了吧!”

“协议书?什么协议书?”夏筱纤纳闷道。

龙雪梅拿起桌上的茶杯,轻抿了起来,尔后才道:“你打开来看就可以知道答案了。”

夏筱纤看了一眼桌上的文件,心里忽然有股不对劲的感觉。拿起来,白纸上清清楚楚得写着: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

她顿时傻眼了。

才结婚三天,就要离婚了。

很可能,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新娘。虽然早就料到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可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得快。

“冷皓枫要跟我离婚?”她重复了一句道。不知道是因为不信,还是因为不舍。

“夏小姐,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我想不用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你听吧?”龙雪梅的语气极度不满,放下手中的茶杯,她把身子靠在了沙发上,一副鄙视的样子。

夏筱纤垂下脸,其实不是自己不想签下这协议书,而是如果自己离开了冷家的话,那夏家在商场上就会失去势力,从而,自己希望妈妈能过上好日子的希望也就破灭了。

妈***前半生为自己付出的实在太多,自己不能再让她这样痛苦下去,所以,为了妈妈,再大的苦自己都要忍下去。

见她站在那里久久不动,龙雪梅有些不耐烦了:“怎么?不签?你是舍得不冷家少NaiNai的地位呢?还是认为没有在冷家捞到一分好处,不肯离开?”

夏筱纤抬起了头来看着龙雪梅,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说自己嫁给冷皓枫,只是为了换取妈***幸福,她会相信吗?

“不过我要告诉你,这协议只不过是一种形式而已,你签也一样,不签也一样,结果都会被我们扫地出门。识相一点的,签了,说不定皓枫心情好,还会支付一点赡养费给你,不签的话……哼!那你也就怪不得我们了。”

如果自己真的签了的话,那么回去夏家不用说,等待自己的,绝对是一阵咒骂!

签与不签都是一种错,从一开始,在自己答应嫁给冷皓枫的时候,就已经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就在夏筱纤琢磨签与不签的时候,外面走进了两个人影。其中一个就是她的新婚丈夫冷皓枫,那张脸能迷得女人窒息。但却散发着彻骨的寒气。

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妖艳的女人。女人精致的五官,经过胭脂水粉的修饰,更有一种耀眼的美丽。

目光接触,夏筱纤立刻感到了嘲讽和敌意。

虽然夏筱纤从来就没有跟她见过面,但却认得她,正当红的女模特蓝菲琳。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夏筱纤心里咯噔一阵,目光落在几个佣人提着的行李上时,顿时全都明白了过来——

她是来取代自己冷家大少NaiNai的地位的。

夏筱纤站在那里,表情很快便自然得没有一丝异样,看着冷皓枫和蓝菲琳两个人,就像在看一对普通的恋人一样。

而龙雪梅在看见蓝菲琳之后,脸上的表情不自然得皱了一下,儿子这几天天天带不同的女人回来,现在还要公然让一个三流女星住进来。让外面的记者看到后,又将会是一阵炮轰。

“妈妈,离婚协议书她签了吗?”冷皓枫冷漠得问道。就是用简单的一个“她”字来形容夏筱纤,似乎连她的名字都不愿叫出来。

龙雪梅简单地道:“还没!”

“没有?”冷皓枫皱头一皱,马上看向了站在一边的夏筱纤。

这时,他身边的蓝菲琳撒起娇来:“哎呀,皓枫哥哥啊,你不是说你已经跟她离了婚了吗?我才答应搬进来的,可是现在……”

说到这里,蓝菲琳的眼泪已经像决堤的河流一样,奔涌了出来。

演员就是演员,这眼泪说掉就掉,根本就不用渗杂一丝的真感情进去。

冷皓枫冷冷地道:“夏筱纤,你还站在这里干嘛?签字啊!你该不会告诉我,你忘了你的名字怎么写了吧!”

夏筱纤身子微颤,面对这种无心的男子,自己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签就签吧,爸爸那边自己到时再想办法赔罪是了。

想到这里,她拿起笔正想签下去的时候,心里却忽然萌生了一个念头,想了一下,她道:“是不是签完,我就可以马上离开了?”

这些东西还是问清楚再签的好。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不敢肯定冷家的人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可以!当然可以,不过,在你走之前,我不希望你带走冷家的任何一样东西!”冷皓枫的话就像一把无情的刀子一样,深深得激荡着夏筱纤的灵魂。

夏筱纤转过头来,用同样的态度回答:“你放心,我现在就离开,冷家的东西别说我不会带走,就算你要我带走,我也不会要!”

对于自己来说,这场婚姻,是对自己莫大的侮辱,只要一看见与冷家有关的东西,自己就会想起这件事情。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冷皓枫似乎并没有就这样放过她,他双眼在她身上游离了一下后,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道:“是吗?你确信你真的不会带走冷家任何的东西?”

夏筱纤定定得看着他,不知道他意有所指的是什么东西。

“那……你身上穿的是什么?”

身上穿的?那是今天刚换上的衣服,他该不会是连衣服也不肯给自己吧!而偏偏自己的衣服在酒店换婚纱的时候就脱下来了。

如果现在要把衣服还给他们的话,那岂不是要自己一丝不留得走在大街上?

冷!

这个冷皓枫还真是人如其名,根本就毫无人Xing可言。

“怎么?不舍得脱下来?还是说你不敢光着身子走出冷家大门?我想,你当然是不舍得脱下来啦,因为像你这样的女人,又怕什么一丝不留走在大街上呢?像你这种出了名的女人,想必整个城里也有不少的男子都见过了你的身体吧!那你还有什么好装矜持的?就算装了,也不会有人信啦。”

“你……”夏筱纤被气得脸红一阵白一阵的。

看着冷皓枫那带着猥亵的眼神,自己的身子就像已经被他凌辱过了一样。

旁边那个蓝菲琳更是得意了起来。原来传言都是真的,冷家刚进门的媳妇真的沦为了下堂妇,自己没有亲眼看到还不敢相信,不过现在,已经完全证实了。

于是,她火上添油道:“是啊,反正报纸杂志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夏筱纤新婚之夜约会男子啊?你这光着身子和不光身子走出去,别人一样会带有色眼镜看你,我看,你还是干脆一点吧!”

但冷皓枫听到她说的这句话后,脸色马上拉了下来,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挖自己的痛脚了。

收到了信息的蓝菲琳马上把头低下,冷皓枫转过头来,冷冷得看着夏筱纤:“怎么?不想脱吗?还是要我来帮你脱?”

夏筱纤恨恨得看着冷皓枫,之前知道他是冷酷无情,但不知道原来可以无情到这个地步,简直就是可以称作无耻!

咬了咬牙齿,她道:“你放心,你的东西我说过不要就不会要。”

说完,夏筱纤转过身子朝房间走去,幸好嫁过来的时候,妈妈把她之前比较喜欢的衣服拿了几件过来,不然的话,这次可能就真的要光着身子离开了。

冷皓枫啊冷皓枫,你怎么就可以这般冷酷呢?

你这样做,是因为对那件事情的忌恨吗?还是你天生就爱羞辱别人?

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后,夏筱纤再次走了出来。

大厅里,冷皓枫轻轻的爱抚着怀中的蓝菲琳,并在她的耳边一阵呢喃。夏筱纤说不出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似苦,又似带点酸味。

“现在,要不要检查一下我的包,看我有没有带着你们冷家的东西?”还没有等他们开口,夏筱纤主动询问。

冷皓枫眼睛扫视了一番,冷漠道:“不需要!”

他想要羞辱夏筱纤的目的已经达到,没有必要再跟她玩下去。

夏筱纤提起了小包包,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冷家的大门。

自己是悲哀的,然而自己又应该是庆幸的,因为虽然嫁给了他,但是守住了洁白之身,真的可以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出来后,夏筱纤不敢回家,只要一回到家,必定就会受到爸爸和大***指责。

她就这样漫无目的得走着,不知道要走到哪去,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容得下自己。

七月的风是闷热的,如刀子般锋利,割破了夏筱纤孤独单无助的身子。

终于,她像一个孤魂野鬼,停留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下。

冰冷的泪水终于滑过她玉瓷般的脸颊,残留的泪痕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易碎的瓷娃娃,与这个强悍的世界显得格格不入。

回去吗?可是……

大妈不会就这样放过自己的,即使爸爸肯放,她也不肯!

她就像是一只毒蝎子般侵食强占了原本属于她和妈***一切。自己比她的女儿要大两岁,排资论辈,也应该是妈妈做大的,她做小的,可是……

原本以为回到爸爸的身边,苦命的生活就可以结束了,可是没有想到,那只不过是另一个痛苦的开始!

妈妈成为了他们眼中多余的人,自己则成为了他们利益的工具。

痛,已经刺穿了夏筱纤的整个心脏,伤到最后,她却笑了起来。

原来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表达方式不是哭,而是笑!

雨,在这个时候淅淅沥沥得落下。

闭上眼睛,她仰起脸,再次笑了起来,雨和泪融合在一起,一滴一滴得溅落在地上。

不知道站了多久,也不知道红绿灯变换了多少次。

嘟嘟……

旁边传来了汽车鸣笛的声音,夏筱纤这才回过神来,转头看向车子。那是一辆黑色的保时捷,一眼看去,很拉风。

车窗摇了下来,里面的那个男子对她道:“要上车吗?”

这个男子,犹如一尊完美的雕像,无可挑剔的轮廓勾勒出傲挺的鼻子,一双如大海般透亮的深遂眸子,闪过一丝淡淡的惊讶。

他认识自己吗?还是说,他只不过是一些喜欢Tiao逗女孩的流氓?

夏筱纤没有去搭理他,转过身子,就想离去。

这个时候,男子又说话了:“上来吧,你要是再淋雨的话,就会生病了。”

“我生不生病与你有什么关系?”夏筱纤很是不客气,平时自己就很讨厌那种自以为是的公子哥了,加上此时的心情,真的很想找个人痛痛快快得发泄一下。

但是,男子听了她的话后,似乎一点也没有生气,依然淡淡得笑。

“按理论上来说,是没有什么关系。”顿了一下,他又说道:“不过……我是冷皓枫的朋友祝逸辰,我现在劝朋友的妻子珍惜自己的身子,这样不算过份吧!”

夏筱纤心里咯噔一震,他是冷皓枫的朋友?

努力回想起婚礼那天,没错,他的确出现过,只是当时的自己心情糟糕透了,根本没有留意身边的每一个人,但是对于眼前这个男子,还是有一点映象的。

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劝过冷皓枫不要玩得太过份的人。

现在的他看起来,似乎更加得迷人,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气息。

但是,他毕竟是跟冷皓枫有关的人,现在,世界上任何一样跟冷皓枫有关的东西,自己看了都觉得讨厌。

所以最后,夏筱纤还是很不客气,扬了一下手中的袋子道:“哼,你没看到吗?我已经跟冷家没有关系了,所以,你的关心,就请收回去吧!”

什么?她跟冷家已经没有关系了?

虽然这是早已预料到的事情,像冷皓枫这种冷酷无情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接纳得了一个对他不忠的女人呢?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新娘嫁进去,才三天的时间就被赶出来了,而且,从她现在的情况看来,冷家似乎并没有给她任何的好处。

真是可悲的女人!

见她这般执着,祝逸辰也就不好再坚持了。他道:“那好吧,不过,你以后要是有什么事的话,随时都可以打电话找我!”

说着,他抽出了一张卡片递给了夏筱纤。

夏筱纤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接了过来。卡片上面写着“祝氏集团董事长”。

她瞬间惊呆了起来。真没有想到,原来他就是祝氏集团的董事长!之前,自己听了不少有关这个大公司的事情。

祝逸辰十九岁的时候就丧父了,公司全都压在了年幼的他身上,原本,企业界所有的人都等着看祝氏集团怎么倒的,可是没有想到,结果却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祝氏集团不但没有倒下,反而仅用了三年的时间就扩展了不小,到现在,世界各地都有着他们公司生产出来的产品。

在夏筱纤还在站原地发呆的时候,车子已经启动了。

祝逸辰对她笑道:“记住,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打电话给我!”说完,他一踩油门,扬长而去了。

祝逸辰,原来,他就是自己一直所祟拜的祝逸辰,之前还以为,他只不过是跟偶像同名同姓而已。没有想到……

这回,夏筱纤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拿着那张卡片,她如获至宝得紧紧攥在手里。

嘟嘟……

身旁再次传来了汽车的呜叫声。

夏筱纤回过神来,以为是祝逸辰又开回来了,当她转过头来的时候,结果却大大让她失望。

这次停在她身边的,不是祝逸辰,而是冷皓枫。

冷皓枫走下了车,脸冷得就像千年的冰山一样,虽然是在炎热的夏天,可夏筱纤却没有感觉到一丝的温暖。

他来这里干什么?自己不是已经跟他没有关系了吗?

“不错嘛!这么快又和另一个男人纠缠不清,看来你真有两下子!”

俊美的脸上扬起了一丝冷笑。使得这个雨天变得更苍凉冷漠。

既然他要这样认为,自己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越是解释,就越成了掩饰,最好的办法就是随他怎么说去。

夏筱纤别过脸,冷冷地道:“我的事情,好像与你无关吧!”因为自己已经离开冷家了。

“无关?谁说跟我无关?”

夏筱纤不解,再一次回过头来看着他。

冷皓枫扬起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道:“你忘了吗?你还没有签字呢!”

哦!对啊,自己怎么就忘了呢,之前说要回房换衣服,换完后,提着包就走人,连协议书都忘了签,敢情,他现在就是来找自己补签的吧!

夏筱纤很爽快地道:“那好,我现在就签给你!”

只要字一签下去,她就自由了。

偏偏事与愿违,就在她要拿过协议书的时候,冷皓枫却一把缩了回去,“我现在又不想给你签了!”

“你……”夏筱纤一愣,脸色刹时间苍白了起来。

两眼不解得看着冷皓枫,这不是他想要的吗?为什么现在却又要反悔?

“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得放过你?夏筱纤,你嫁给了我,这辈子生是我冷皓枫的人,死也是我冷皓枫的鬼!”

夏筱纤气得咬紧牙齿,两眼发红:“你这个变态!”

“变态?没错,我就是个变态!但是你还不是得乖乖得,任我玩弄于股掌?这辈子,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都休想甩得掉我,做我一辈子的傀儡娃娃吧!”说着,他拉起了夏筱纤的手,丢进了副驾驶室。把门给锁了起来。

“开门,我要下去!”夏筱纤对着他怒吼了起来。

“想要下去,可以啊!但是,即使我放了你,你大妈会放过你吗?”冷皓枫的话突然把她给点醒了。

是啊,其实自己根本就没有得选择,离不离开冷家,自己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也许在冷家呆着,还能为妈妈带点安宁的日子。

这下,夏筱纤终于安静了起来。冷皓枫见她不再反抗,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开着红色的轿车,在雨中疾驰而去。

相隔几个小时,又一次回到了这个冰冷无情的家。

龙雪梅还是那样,以高傲的姿态坐在沙发上品茶,仿佛这世上的事情都与她无关一样。

但蓝菲琳却有些忍不住了,急得在那里直跺脚,哭丧着的表情让男人看了都觉得心疼,“哒令,你怎么又把她给带回来了啊?”

冷皓枫走过去道:“你别急。我把她带回来,并不是让她跟你抢地位的。”

蓝菲琳听了他的话后,马上双手缠上冷皓枫的脖子道:“哒令,你对我真好,但是……你现在叫她回来做什么啊?难不成……是做我的佣人?”

冷皓枫轻笑了一声,轻捏了一下蓝菲琳的小下巴,回过头来冷眼看着夏筱纤道:“只要你愿意的话,我不反对!”

“真的吗?”蓝菲琳一听,整个人都高兴得跳了起来,又是一阵若无旁人得偎依在冷皓枫的身旁。

恶心!夏筱纤打第一眼看到他们亲密的举动,就觉得恶心极了。 甚至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看到了“肮脏”两个字!

上天为什么对自己这么不公平?把自己嫁给了这样的一个男人。

冷皓枫接下来的话,却让夏筱纤感到意外。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现在还是我们冷家挂名的少NaiNai,最近有关我们冷家的负面消息实在是太多了,我不希望到时再被记者**到有关她当下人的事情。”

言下之意,是不是代表冷皓枫还是对夏筱纤留有一丝情面呢?

听了冷皓枫的话后,蓝菲琳略有不满得嘟长了嘴巴:“你不是说出去找她,就是为了要她签离婚协议书吗?”

冷皓枫看了夏筱纤一眼:“但是我现在又不想离了!我要留她在我的身边,慢慢得玩!”

听到慢慢玩三个字的时候,夏筱纤的身子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在确定夏筱纤不会构成威胁后,蓝菲琳这回终于释怀得笑了起来。

既然不是少NaiNai,也不是下人,那她的身份是什么?

冷家多余的人吗?

没错,夏筱纤对他们家来说,真的是个很多余的人。

“夏筱纤,你给我听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冷皓枫的傀儡,如果我要玩弄你的时候,你最好第一时间给我出现!”

原来,留下来的目的就是要做他的傀儡娃娃!

夏筱纤咬了咬嘴唇,却没有拒绝的权利,如果自己拒绝了,那妈妈……

为了妈妈,不管是多大的委屈,自己都要忍下去,哪怕是无止尽的痛苦,也要坚持。

看着这一家人:龙雪梅的冷漠,冷皓枫的无情,还有蓝菲琳的得意……

夏筱纤内心不得不仰天长叹了起来,什么时候,自己才可以摆脱这一切呢?这个冰冷无情的冷家,表面看起来像天堂,可实际上却是一个人间地狱!

第二天,夏筱纤一早就爬了起来,因为今天无论如何,她都要回一次家里。

结婚四天,冷家的新闻炒得沸沸扬扬,娘家那边也受到了牵连吧,然而自己最担心的,就是妈妈现在过得怎么样?

自己在冷家没有捞到一分好处,大妈和爸爸一定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梳洗换衣后,夏筱纤趁着他们都没有起来,便早早得离开了,因为如果让他们发现自己离开的话,恐怕又会制造出一大堆的刁难。

现在自己已经等不及了,就算回来的时候,会受到冷皓枫的惩罚,那也只能认了。

回到夏家。爸爸夏明彬不知去了哪里,大厅里坐着大妈史丽冬和夏依娜两母女。看到夏筱纤走了进来,原来谈笑风生的两母女笑声嘎然而止了起来。

“你回来干什么?”史丽冬极度不满得扭过头来,给了夏筱纤一个冷眼。

听着史丽冬冷漠的话语,夏筱纤并没有打算理会。

转过身子,她向母亲谢思语的房间走去。

可是没有想到,大妈史丽冬把她给叫住了:“站住!你以为这里是你的什么地方,想逛哪就逛哪吗?别忘了,你已经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夏家已经没有你的地盘了。”

夏筱纤停下了脚步,转过了身子:“没错,我现在虽然是嫁出去的女儿,但是并不代表这里也没有我妈***地位,我这次回来,是来找我***。”

“你妈妈?”一旁的夏依娜冷冷一笑:“你在冷家做出了那么丢脸的事情,不但没有为我们夏家捞到一分钱好处,还把我们的脸也给丢尽了,你以为你所做的一切,不用付出代价吗?”

付出代价?夏筱纤身子一颤,不知道她们所说的代价又与妈***失踪有什么关系。

按捺着内心的不安,她故作镇定地问道:“你们究竟把我妈妈怎么样了?”

“你放心,我们不是你妈***什么人,不敢拿她怎么样?但至于你爸爸嘛……”夏依娜说到这里,故弄玄虚得停顿了一下。

这让夏筱纤内心更是狂跳了起来,一步走到了她们的面前道:“爸爸拿我妈妈怎么样了,你们快说啊!”

以爸爸的冷血和残暴,是没有事情他做不出来的。

回到夏家五年的时间,他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妈妈,如今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更别奢望他能好点了。

一想到这点,夏筱纤的心情就像掉进了一个万丈深渊的冰窖一样,冷得打起了哆嗦。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嘭”得一声打开了,接着,摇摇晃晃得走进了一个酒鬼的身影。

这个人,正是爸爸夏明彬。夏筱纤来不及思考,急忙扑了上去抓住他的双臂道:“爸爸,我妈妈呢?你把我妈妈怎么样了?你快说啊?”

夏明彬被她摇得晕头转向起来。当看清了眼前的人后,他内心的怒火更是冒高了一仗,二话不说。“啪”得一声,便打在了夏筱纤的脸上:“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回来?”

夏筱纤捂着脸,被他打得火冒金星,嘴角里也流出了一丝血丝。

“爸爸……”夏筱纤不敢置信得看着眼前这个像座山一样的男子,以前,他不管怎么生气都好,最多也是开口骂自己两句,可是现在……

长这么大,他第一次对自己动了手。

夏明彬身上散发出来的酒气,呛得夏筱纤都快窒息。旁边那两母女脸上却挂出了得意的笑容。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还回来这里干什么?滚,我夏明彬没有你这种女儿!”

“就是嘛,就连爸爸也叫你滚了,你就别在这么不识相啦!”夏依娜笑道,使得空气中的味道变得更加充满火药味起来。

夏筱纤强忍住在内心打转的泪水,虽然明知道即使解释了,他们也不会相信,但是她还是忍不住道:“爸爸,请你相信我,我并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我是清白的。”

“清白?哈哈哈,我没有听错吧!一个生活不检点的人,也有资格说是自己是清白的,这话说出来,恐怕连三岁小孩子都不会相信。”

夏筱纤马上转过怒瞪了一眼史丽冬道:“我的生活没有不检点!你别含血喷人!”

“我有没有含血喷人,那些报纸杂志上登得很清楚。现在谁不知道,冷家少NaiNai的房间里藏了一个男子,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能有什么好事发生?现在,你还厚着脸皮跟我们说你是清白的,哈哈哈,好笑啊,真是好笑!”

“是啊,姐姐,不知道那个男子的功夫怎么样呢?他那招七进七出一定让你很兴奋吧!”夏依娜不停得在一旁调侃。说到这点,她一脸陶醉起来。

七进七出?什么七进七出?

夏筱纤马上整个人都愕然了起来,夏依娜很了解这个人吗?不然怎么知道别人有什么招式?莫非……

她心里突然“咯噔”一阵。马上狐疑得转过头来道:“依娜,你认识那个人?”

夏依娜瞬间意识到了自己的大意,笑意马上停止了下来,顿了一下,脸上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故作轻松道:“我……我怎么可能会认识那个人?”

“不认识他,你又怎么可能知道他会用什么招式?”夏筱纤越来越感觉到从中的诡异。双眼紧紧得盯着她,就像要将她给看穿一样。

夏依娜眼里明显出现了不安:“那是因为……因为……这一招几乎所有的男子都懂,像他这种如此胆大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姐姐,我就别在我面前装清纯了,难道你还想跟我说,你之前没遇到过哦。”

夏依娜刚才的解释有些牵强,还有从她刚才支吾的表情来看,直觉告诉夏筱纤,这事情很有可能跟她有关?

她?夏依娜?还有那个陷害自己的男子!他们会是什么关系呢?

难道真正要陷害自己的人是她?是她指使那个男子这样做?

一想到这里,夏筱纤的身子马上冰冷了起来。因为像夏依娜这种人,天底下没有事情她是做不出来的。

但是,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就是因为出于对自己的讨厌?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现在毕竟没有证据,单凭自己心中的猜测去怀疑一个人,显然有些说不过去。

当务之急,自己最想知道的是妈妈现在的下落,夏筱纤看着夏明彬道:“爸爸,你快告诉我妈妈哪去了?”

“你妈妈?”夏明彬冷冷得看了一眼夏筱纤道:“有其母必有其女,因为你们两个人的事情,把我们夏家的脸都丢尽了,你觉得我还有理由留她下来吗?”

“你……你把她赶走了?”夏筱纤两眼瞪大得看着夏明彬。

夏明彬大言不惭地道:“没错!我是把她赶走了!那又怎么样?”

那又怎么样?

这句话他问得脸不红气不喘的。这个男子,怎么可以这样狠心。

当年,如果不是妈妈牺牲自己而成全了他和史丽冬,现在,他们两个能这么舒服得住在这个大房子里面吗?可万万没有想到,到头来,他竟然以这样的方式报答妈妈!

妈妈啊,我真替你感到不值啊!

夏筱纤痛苦得咬了咬嘴唇,强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

因为,她不希望被他们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可是,你们答应过我,只要我嫁给冷皓枫,你们就一定会好好对待我妈***!她现在身患重疾,已经活不了多久了,为什么你就不能让她平平淡淡得过完下面的日子?”

“没错啊,之前,我的确是这么说的。但是前提条件是你必须要给我们夏家带来好处,即使不是从中捞到一笔财产,也是生意上能如鱼得水,可是,这些你都做到了吗?没有!你不但没有做到,而且,还把我们夏家的脸也给贴了进去,你说,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兴师问罪?”

一番话语,让夏筱纤不得不哑言了起来。

这一切,的确是因自己而起,可是,这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个神秘的男子,连自己也很想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

见她无语,夏明彬大哼道:“滚,你现在就给我滚,从此之后,你们两个再也不能踏进夏家半步。”

痛!

如果这句话是从大妈口里说出来的话,也许自己还承受得了,但是从夏明彬的嘴里说出来……

夏筱纤怎么也想不明白,对于这种冷血无情的男子,妈妈为什么会愿意花了半生去爱。

泪,终于忍不住从脸上划落了下来。

越是至亲至爱,就越是一把尖利的刀,深深得刺穿自己脆弱的心。

原来这个世界上没有最痛,只有更痛。

妈妈啊,你看看吧,这就是你爱他比爱自己还要深的男子。

在他的眼里,我们两母女都只不过是他的棋子。一颗任由他来摆布和丢弃的棋子!

最后,她深吸一口气,对着那个连眉头都不皱了一下的男子道:“好,我会走的,夏明彬,你给我听着,迟早有一天,我会要让后悔!后悔你今天所做的一切!”

说完,还没有等到夏明彬开口,她便头也不回得冲了出去。

夏明彬身子忽然颤了一下,夏筱纤刚才的话,莫明其妙得让他打了个冷颤。

后悔?自己会吗?活了半辈子了,字典里还没有出现过这两个字。

从夏家出来后,夏筱纤不知道自己该往哪个方向走去。

妈妈会到什么地方去呢?自从她们一起走进了夏家后,妈妈就很少走出夏家的大门。

夏筱纤像个幽灵一样,在这个繁华的街市上穿梭,她从东城找到西城,所有妈妈之前到过的地方,都找过了,可是,直到天空下起了零星小雨,她还是没有见到那熟悉的身影。

此时,她已经疲惫得直不起身子来,双脚也磨出了两个大大的水泡。

妈妈,你究竟到哪里去了?你不是跟我说过,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吗?可是现在……

泪,又一次从眼眶里溢了出来。

伴着空中的雨水,滑到嘴边,味道酸酸的,涩涩的,很适合自己现在的心情。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一个小树林里,传来了两声沉重的咳嗽声。

夏筱纤闻声看去,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一愣,呆呆得看着她:“妈妈?”

累了一天,也担心了一天,总算找到她了。她激动得泪水狂溢了起来。

谢思语听到了声音后,不但没有转过身来,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向前离去。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妈妈为什么见了自己还要跑?

“妈妈……妈妈……你等等我!”夏筱纤飞身追了过去,根本就顾不及脚下那两个大水泡带来的疼痛。

可是她越叫,谢思语就越是跑得快。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妈妈!”夏筱纤终于追了上来,好不容易才拉住了谢思语的手:“你为什么要走?”

谢思语别过头去,不让她看到自己的脸,她强忍着泪水道:“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说完,她用力把手抽了回来,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奔去。

认错人?这怎么可能?

夏筱纤怎么也没有想到,妈妈竟然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谢思语已经离自己好几米远了。

“妈妈……妈妈……”顾不及脚上的伤,她以最快的速度奔去。突然“咚”得一声,一个支持不住,她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纤纤……”这回,谢思语终于回过头来扑向她:“你怎么样了?你怎么样了?摔痛了没有?来,快让妈妈看看。”

“妈妈。”夏筱纤双手一把抓住谢思语,生怕一松手她就会不见一样。

可当她抬起头,看到母亲脸上的伤,整个人都愣了起来。

妈***左脸青一块紫一块,嘴角上还出现了淤血,如果不是听到她的声音,夏筱纤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的妈妈,难怪她刚才看到自己还要跑。原来是因为她不想让自己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你的脸怎么啦?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爸爸?还是大妈?夏筱纤张大着嘴巴,这不会是自己眼花了吧!

一想起脸上的伤,谢思语马上拿手把脸给遮了起来,香香吐吐得道:“这……这不关他们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

声音说得很小,任谁都知道,她是在撒谎。

这样的伤痕,怎么可能会是摔的呢?从小,自己就跟妈妈相依为命,夏筱纤没有想到,自己长大了不但保护不了妈妈,反而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让她遭罪。

一个“痛”字已经无法形容她此时的心情。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很希望能替妈妈受下所有的折磨。

脸上的泪一颗颗落了下来,她扬起纤细的小手,轻轻抚上了谢思语脸上的伤:“妈妈,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爸爸把你打成这样的?是不是他啊?”

谢思语低下头,摇了摇道:“不关他的事!”

“不是他还有谁敢这样对你?为什么到现在这个时候,你还要护着他,你还是放不下他,五年了,我们进夏家已经五年了,他是怎么对你的,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如果他真的会回心转意爱上你,今天你就不会被打成这样,我也不会被他当着商场上的工具,嫁给冷皓枫!”

夏筱纤越说越激动起来。

女儿说的话,每一句都触到了谢思语内心最痛的伤痕,她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道:“纤纤,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我不应该带你回来的。是妈妈对不起你啊!”

也许,从自己认识夏明彬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注定是个错误。

自己不应该爱上他,更不应该偷偷生下他的孩子,让夏筱纤从小就受尽了别人的鄙视。

最最不应该的,就是五年前带她回到这个家!原本以为他会念及骨肉亲情好好对待女儿,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到头来,夏筱纤却成为了他获取利益的工具!

错!一切都错了!抱着女儿,谢思语悔恨当初!

“妈妈,你别这样,其实我并没有怪过你,现在我们走吧,一起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走?我们走哪里去?”谢思语惊讶地看着她,哭声也终止了起来。

“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过我们的生活啊!既然爸爸把你赶出来了,我们就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可是,你已经嫁给了冷皓枫……”谢思语心里虽然有些期待,但并没有因此而失去了理智。

“嫁了又怎么样?那只不过是一纸形式而已,妈妈,你就别再这么迟疑不决了,难道你不想回到以前,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生活吗?”

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生活?

听到这里,谢思语神情忽然变得暗淡了起来。

自己又怎么会不想呢?只是自己现在身患重疾,剩下来的日子已经不多了,要是跟女儿离开的话,只会成为她的负担。

自己生前的最后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能看到夏筱纤嫁给一个疼爱她的老公,好让他来接替自己照顾女儿。

对于那个冷皓枫,在自己看来,其实他并非像别人所看到的那样冷酷无情,如果他能够对女儿动心的话,那么,夏筱纤一定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谢思语拉起了夏筱纤的手,突然语重心长地道:“纤纤,你别这样。你既然已经嫁给了冷皓枫,就应该做好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不能临阵脱逃。相信妈妈,只要你能跟他解开心结,他一定会是个好丈夫的。”

“妈妈,你……”夏筱纤实在是掺不透妈妈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两眼呆呆得看着谢思语。

传言那个冷皓枫冷血无情,事实自己也遭遇到了他的虐待,可是妈妈反而说他是个好丈夫!

这是为什么?莫非,妈妈对他很了解?还是因为她担心自己离开后,冷家的人会对夏家不利?

看着女儿迷惘的样子,谢思语轻抚着她的头道:“纤纤,听妈***,你一定要在冷家好好呆下去。”

“是因为爸爸吗?”夏筱纤道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道。

谢思语摇了摇头,脸上写满了绝望的神色:“我现在已经对他彻底死心了。”

死心了?这是她的真心话吗?

“既然你真的对他死心了,那为什么还要我回冷家?”

对于这个问题,谢思语并没有回答,只是道:“女儿,相信我,妈妈这样做也是为你好!”

为我好?夏筱纤很是怀疑得看着谢思语。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协会简介

  中国金融资讯行业协会(以下简称“协会”),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金融法》等相关规定成立的,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反映企业的愿望和要求,沟通企业与政府之间的联系的一个组织。

组织机构

组织架构正在做结构调整

协会宗旨

  我们致力于推动企业单位之间、国际同行之间的合作与交流,与时俱进,开拓创新,为提高金融行业快速发展作出贡献。协会接受社会各界的法定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