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资讯行业协会

当“鱼王”遇上了“鱼王”,结果竟是这样的……

来源:story520-2013    发布时间:2019-07-10 20:31:41



  蓝田日暖/文


  

  小全很小就没了爹娘。到了10岁时,与他相依为命的爷爷也去世了。小全成了孤儿,靠左邻右舍的接济过活。上了不到三年学,他便辍学了,又没有玩伴,便整天流连于沟渠河畔,捉鱼摸虾,或者呆呆地立于水边,看别人打鱼。久而久之,小全竟成了村里有名的捕鱼高手。据说小全还有一项特殊的本领,来到水边只要瞅上几眼,就能断定水里有没有鱼,以及鱼的种类、大小,加上他又不愿种地,年岁稍长,便索性做了一名职业捕鱼人,有一次他从村北的小河里一网打上了两条七八斤重的红鲤,轰动了全村。从此,人皆称他为“鱼王”。

  

  一年四季,小全靠捕鱼为生。那时候,村里村外的沟渠、池塘,以及村北的小河,常年不干,水里的鲫鱼、鲢鱼、鲤鱼、黑鱼等,品种繁多。小全捕鱼的行头很简单,一双高腰水鞋,一只旧水桶,一架旋网而已。旋网用鲜猪血浸过,呈红色,用一个专门的布袋子背在肩上。每次撒网前,小全总要先蹲在岸上卷一支旱烟,慢条斯理地吸上几口,然后,站起身,深吸一口气,双手一抖,旋网脱手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像一只倒扣着的红色的大碗,“刷”地一声,没入水中,只剩拴在他手腕上的网绳,这时,他再美美地吸几口叼在嘴里的旱烟,慢慢将网收上来,一边收,一边轻轻抖动着。还没到岸边,就可见网里一片银光闪烁,提上岸,网兜里的鱼活蹦乱跳,煞是喜人。小全依旧不苟言笑,将大鱼一条条捡进桶里,对那些小鱼他看也不看一眼,顺手就扔进水里。然后,抖掉网里的水草、泥块,选一个地方,再撒出去……但不管收获如何,小全在同一片水域只撒三次网,三网过后,必定要换一个地方。这是他雷打不动的习惯。按他的解释,村人向来有“三来为全”的说法,这正暗合了他的名字,他不能违背上天的意志。对此说法,我倒深信不疑,一则是小全捕鱼的技能的确高超,当时的鱼又多,三网的收获已足够他糊口的了;二则是小全的怪癖远近闻名,一举一动异于常人也在情理之中。

  

  当我记事的时候,天气开始干旱,降水量减少,水位下降,很多家庭都购买了灌溉工具,沟渠、池塘经常被抽干,村北的那条河也成了季节河,大多时候是干涸的,河底挖了很多“平塘”,用来抗旱。这样一来,小全的生计就受到了严重影响,不要说三网,就是三十网也解决不了问题了。他的活动范围也越来越远,有时甚至到了二三十里外的地方。就是在外出的过程中,小全开阔了眼界,长了见识,套用一句流行语,小全也开始“与时俱进”了,他更新了捕鱼工具。他用旧电瓶制作了一个简易捕鱼器,用旧轮胎内胎制作了一只简易橡皮船。人蹲在轮胎上的木架上,划到水中,将绑在竹杆上的两根导线浸入水中,打开电瓶开关,瞬间放出强大的电流,不多一会儿,被击昏的鱼就翻着肚皮露出水面。这时,他用手中的捞网将鱼捞起,丢入桶中,换个地方,再放一次电……小全的生意又红火起来。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电瓶捕鱼器制作简单,村里其它的捕鱼人也很快都装备了这种工具,村子周围的水域被捕鱼器过了几遍筛子后,浅水里的小鱼几乎绝迹,深水及钻到泥里的大鱼又电不上来,况且使用这种捕鱼器还有一定的危险性。这样,仅仅过了两三年,小全又琢磨出了一种新的捕鱼方式,且是独门绝技。

  

  他的方法就是药鱼。药是小全特制的,配方保密,装在一个大塑料瓶里。捕鱼时,先在自家院子里将药水拌进事先准备好的细沙、麸皮中,拌匀,装袋。然后,来到要捕鱼的水域,将沙子、麸皮均匀地撒入水中,三五分钟后,就开始有鱼翻出水面,先是小鱼,接着是大鱼,水面上很快就是白白的一片,蔚为壮观。小全并不着急,蹲在岸边默默地抽着旱烟,仿佛一尊泥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他站起身,将手里的烟头丢到地上,用脚捻灭,然后轻轻往手心里吐两口唾沫,开始用捞网捞鱼,每次都是满载而归。人们说,小全不愧为鱼王,论捕鱼的天分,村里无人能出其右。

  

  这样,又过了几年,由于干旱加剧,加上电鱼和药鱼都是毁灭性的捕鱼方式,周围水域里的鱼几乎绝迹了,有时忙活大半天,也捕不到几条鱼。就在这时,小全要到老龙湾捕鱼的消息惊动了全村。老龙湾是村西一个狭长的池塘,并不大,是很多年前开采石头形成的,最深处有近十米,从来就没有干涸过。据老人们讲,这湾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了,里面有一条小黑龙,是全村的保护神。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老龙湾里经常传出“咕咕”地叫声,低沉、浑厚。因而,多少年来,从来没有一个人敢打老龙湾的主意。但现在,小全居然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到老龙湾捕鱼来了。看来,他是真的想孤注一掷了。

  

  那天,是个艳阳天。老龙湾的岸边围了一圈人。有几个老人骂骂咧咧地想阻止小全。但小全丝毫不为所动,蹲在岸边吸着旱烟,头不抬,眼不睁,仿佛入定了一般。他的身边躺着一袋拌好的药粉,湿漉漉的,拌的药量比平时明显要多。看起来他这次是势在必得。待抽完一支烟,他猛地站起身,将烟头吐在地上,面无表情地解开了装药粉的袋子,倒了一半在一个塑料桶里,绕着老龙湾的岸边均匀地撒药,一圈下来正好覆盖了整个水面。然后,他回到原地,蹲下,又点燃了一支烟,面色凝重,一动不动地盯着水里。老龙湾静静的,幽暗的水面上连一丝涟漪也没有。岸上的人全都瞪大了眼睛,紧张地看着水里的动静。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老龙湾里依旧一片平静。人群开始骚动起来。在人们的印象中,小全自捕鱼以来,从来就没有失过手,难道说这次将打破小全“鱼王”的神话?看来这老龙湾确实不简单……

  

  小全好像也感受到了这种压力,他抽完一支烟,接着又卷了一支点上,大口大口地抽着。一支烟很快就抽完了,他将烟头吐掉,用脚狠狠地踩灭。站起身,顺手抓起装药粉的蛇皮袋,沿着岸边又细细地撒了一遍药,撒完,他看也不看,将空袋子扔进水里。然后,又在岸边蹲下,卷了一支烟,点上,手微微有些发抖。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发出了嘘声。小全抽着烟,一点反应也没有,眼睛却在紧紧地盯着水面。又过了五六分钟,离小全不远的水面冒出了一串泡沬,随后,“哗”地一声,一个长着长长胡须的东西露出水面,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小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地上的旋网,“刷”地撒了出去,旋网张开一个近乎完美的圆形,落入水中,罩住了那头怪物。由于用力过猛,小全一个趔趄,竟跟着一下子跌进了水里。由于长年淤积,岸边的水刚没支腰部。与此同时,被网住的那条怪物开始拼命翻腾、挣扎,露出了黑色的脊背。这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小全一个猛子扎了下去,一阵水花四溅之后,水面竟慢慢恢复了平静……岸上的人惊呆了,很快,有几个胆大的,忙用手中的锄头七手八脚地去打捞,勾到了旋网,几个人一用力,网被拖到了岸边,小全的身子慢慢露出了水面,随之出现的还有裹在旋网里的一条大鱼,是一条一米多长的大黑鱼,看样子起码有20斤,小全的右臂正牢牢地插在大黑鱼的嘴里……

  

  小全死了。有人说,小全是被一口水呛死的。也有人说,小全是因为触犯了老龙湾里的神灵,遭了报应。那条大黑鱼是老龙湾里的鱼王。

  

  第二年,大旱,老龙湾干涸了。湾里面一条鱼也没有。



协会简介

  中国金融资讯行业协会(以下简称“协会”),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金融法》等相关规定成立的,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反映企业的愿望和要求,沟通企业与政府之间的联系的一个组织。

组织机构

组织架构正在做结构调整

协会宗旨

  我们致力于推动企业单位之间、国际同行之间的合作与交流,与时俱进,开拓创新,为提高金融行业快速发展作出贡献。协会接受社会各界的法定监管。